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儿科

双胞胎的概率 一文读懂生双胞胎,概率是多少?有没有风险?

范文吧
发表于2020-09-25 20:55:27 归属于儿科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

刻意追求多胎不仅是母体和新生儿的冒险,这种做法对儿女的人生也是欠考量的。

要是谁家有双胞胎,大都会让周围人艳羡不已。其实如今双胞胎已不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,因为现在有了体外受精技术也就是胚胎移植助孕造就的试管婴儿,这就让生双胞胎的几率大增。

但我们应该认识到,单胎才是人类生殖进化的主流。女性每一次月经周期释放一粒卵子,受精后只会发育成一个胚胎,出生时即单胎。然而有的女性偶尔会一次排出两个卵子,受精后会产生异卵双胞胎。如果女性排出的卵子受精后一分为二,就是同卵双胞胎——两个分裂受精卵单独发育出双胞胎。

在贫苦年代里,人类对多胎是逃避的。很多贫困家庭会把双胞胎中的体弱者丢弃或送人,他们只有抚育一个婴儿的能力。在物质条件不发达的时期,大量生产会导致后代的脆弱生长。单胎可以让人们把更多的能量分配到孩子身上,让他更加茁壮地成长,以提高繁育后代的成功率。我们还可以在猴群中找到类似的证据。每当短尾猴生下双胞胎,妈妈往往会弃掉那个弱小的。对猴子而言,雄性很少会照顾宝宝,而雌性同时照顾两个是很艰难的。

如今物质生活已经丰富了很多,加上科技可以帮助很多人实现双胞胎的愿望,双胞胎也就不再那么罕见了。

生双胞胎的概率

根据Hellin规则,多胎妊娠发生率的公式为:1/89的(n-1)次方,那么双胞胎概率为1.1%,三胞胎概率为0.013%。这个概率指的是自然受孕,体外受孕不在此范畴。

生双胞胎也有一些规律,尤其对异卵双胞胎来说。因为女性排卵是一个生物发育的必然结果,是基因早就安排好了的,如果能一次排出两个卵子,就意味着遗传规律很可能参与其中。异卵双胞胎的遗传证据尚未明确,但有猜测是促卵泡激素提高了异卵双胞胎的可能性。

影响异卵双胞胎的因素还有很多,包括种族、产妇年龄、生育药物使用与其他生育治疗、营养水平以及先前分娩的情况。非洲裔女性更容易生出双胞胎,其概率是白人女性的两倍,是亚洲女性的四倍;一名35岁妈妈生下双胞胎的概率是20岁妈妈的四倍;吃不好的妈妈很难怀上双胞胎,双胞胎妈妈大都身高和体重超过平均水平;生育治疗后的生产有20%是异卵双胞胎,而35岁以上妈妈更有可能采取生育治疗。

有统计显示,如果一个女性自己是异卵双胞胎,那么她生下双胞胎的可能性是普通女性的2.5倍;如果这个女性已经生下过异卵双胞胎,她生下另一对异卵双胞胎的可能性就要比普通人大3到4倍。

也就是说,如果一位非洲裔的35岁女性,假如自己是异卵双胞胎之一且之前生过异卵双胞胎,那么下一胎是双胞胎的概率就会高很多。

同卵双胞胎并没有统计上的遗传规律,能不能生同卵双胞胎只有靠运气。也就是说,即使你是同卵双胞胎之一,你的下一代也没有更多的双胞胎可能性。这个概率不受种族、地理位置和母亲年龄的影响。不过有报道说,体外受精产生同卵双胞胎的概率比自然受孕高一倍,目前原因尚不明确。

还有人会生出三胞胎、四胞胎以及更多胞胎。自然受孕的第一个五胞胎记录是1934年的加拿大Dionne五姐妹。2009年,美国加州34岁的娜德雅·苏尔曼通过体外受孕产下了八胞胎,这也是人类多胎生产并全部存活的吉尼斯纪录。

体外受精技术造成双胞胎等多胎的增加。在2013年,美国有6万婴儿通过体外受孕出生,占美国当年所有新生婴儿的1.6%,这6万婴儿中有41.1%是多胎。因为医生常常会转移至少两个囊胚到母体中去,这样可以增加成功率,同时也增加了多胎的产生几率。

中国的多胎出生一样在增加。以北京为例,1996年多胎妊娠比例为1.0%,到2013年,北京市户籍产妇多胎发生率为2.52%,而2015年为3.19%。

生双胞胎的风险

如果生了双胞胎,尤其是同卵双胞胎,他们/她们会大概率成为你朋友圈最亮眼的风景,带来无穷的家庭欢乐。然而代价也是高昂的。

首先是妈妈遭受的风险。还以北京市为例,2013年到2015年多胎胎儿剖宫产率平均为92.81%,自然产仅占到6%到7%。多胎妊娠还容易导致妊娠期高血压、妊娠肝内胆汁淤积症、贫血、胎膜早破及早产、胎儿发育异常。比如妊娠期高血压的发生与总胎儿数成正比,单胎为6.5%、双胎为12.7%、三胎为20%。这些风险大都可以通过完善的护理来降低,但之后漫长的育儿生活才是多胎妈妈的麻烦。要知道,和照顾一个婴儿相比,同时照顾两个婴儿的工作量大了不止一倍。

其次是胎儿和婴儿的风险。单胎的平均胎龄是38周。每增加一个胎儿,胎龄都会减少,双胞胎大概需要36周,三胞胎32周,四胞胎30周。胎龄的减少、早产以及出生后的风险都随着胎儿数量的增加而增加。双胎妊娠的围产儿死亡率较单胎妊娠增高4倍,三胎妊娠则增高6倍。多胎妊娠还增加了低体重儿、极低体重儿、脑瘫、学习障碍、语言发展缓慢、行为困难、慢性肺病、发育迟缓和死亡等短期风险与长期风险。

在1997年11月19日出生的美国McCaughey七胞胎中,出生体重只有1.0到1.5公斤,大女儿和二儿子都是脑瘫,平时离不开助行器。七胞胎是剖宫产出生的。

多胎生产还会占用更多医疗资源和社会抚养成本,同时给家庭带来更多的生活压力。苏尔曼八胞胎的出生就引来无数非议。且不论医生把12个囊胚转入苏尔曼体内违背了常理,大多数民众指责苏尔曼的八胞胎占据了太多的社会资源,仅是苏尔曼的生产就动用了医院46名医护人员,她每个月还要去领各种福利券和救助金。

出于上述多种考虑,许多国家已经在规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使用。中国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》规定,对于多胎妊娠必须实施减胎术,避免双胎,严禁三胎和三胎以上的妊娠分娩,并建议移植胚胎数目不超过2个,鼓励选择性单胚胎移植。

美国体外受孕的多胎生产率也在降低。美国妇产科学院认为一次转移一个胚胎可以实现高怀孕率,这样对婴儿和母亲的风险也较小。瑞典研究人员也指出,当考虑所有与多胎妊娠相关的成本时,一个胚胎移植比两个胚胎移植更划算。如果想要两个孩子,可以先将其他可移植的胚胎冷冻起来,在需要的时候再移入母体,这样可大大减少双胎妊娠以及新生儿的风险,这种操作相当于把异卵双胞胎放在了不同的时间去生产。

事实上,刻意追求多胎不仅是母体和新生儿的冒险,这种做法对儿女的人生也是欠考量的。1934年的加拿大五胞胎是一个极端案例。五姐妹自小就被加拿大政府放在五胞胎博物馆展览,抑郁症、失去自尊、失去正常生活困扰了她们的一生。1997年,还活着的五胞胎中的三姐妹给当年美国出生的七胞胎父母写信说,“希望你们的孩子得到比我们更多的尊重,他们本来应该过普通人的生活。多胞胎不应成为娱乐,不应成为赚钱的机器。”

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欢迎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人受益。

-作者简介-

孙滔,基因农业网编辑,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生物科学专业,曾任职于《科学新闻》、《财经》。曾担任健康科普公众号《科学猫头鹰》主编。

返回儿科列表
随机推荐